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疫情过后,教育机构如何快速招生?

2020年06月09日 11:03

随着新冠疫情的长久持续,教育行业迎来至暗时刻,寒假及春季开学培训计划被打乱,虽然目前全国各大中小学已经复学,但是线下教育机构复工还在陆续恢复中,线上教育却如火如荼,所以校外教育关键分水岭也随之来临,行业两极分化,迎来倒闭风潮。

复学不等于复工

据5月25日教育部最新消息,关于线下教育机构复工,全国有11个省份给出了明确时间,时间大多集中在5月之后甚至更晚,但中国有660多个城市。

另外还要求在启动校外培训机构要优先启动面向参加高考的复读生以及艺考生的学习。由此可见,各地区线下教育逐步解禁状态可能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在复课之后,大部分的学生可用于补习的时间明显受限,同时因高考、中考推迟,预计暑假放假时间将延期至8月1日前后。换言之,校内课堂时间会挤压校外培训时间,至少1个月。

而校内教学安排导致的放学延时,很可能会促使学生家长更倾向于可以利用碎片时间学习的在线模式。效果也不错,并且每天只需要占用半小时间,家长还不需要接送。

行业分水岭随之而来

即使现在已经复工的线下教育机构还需要面临生源的问题,这次疫情给我们好好的上了一课——网课,学生从最初的不适应甚至反感抗拒到现在的欣然接受,虽然中间出过很多问题,也闹过很大的笑话,但是我们可以预见现在的家长再去给孩子报线下的课程就会有阻力,他们发现其实给孩子报名网课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在疫情期间冒出了一大批X辅导等app以及考生网自主在线学习材料购买等网站,疫情,反而成为了红利,加之各大综艺节目广告大力推广。

疫情过后快速招生,盈利快速增长短时间内就不会发生,本次疫情对于中小企业的打击之大超出想象:员工的薪资支出与租金是众多破产企业无法逾越的鸿沟,虽然会有政府的补贴,但仍需面对人员缺位、供应失常、资金吃紧等不利因素。虽然线下机构面临着挑战,但线上机构却迎来了爆发。

要么转型要么倒闭

很多区域性和中小型线下机构在疫情下选择了“苟活”,面对线下课时费的捉襟见肘,很多老师只能被迫选择线上再上岗。在短短几个月中通过直播的方式为学生补课,挣的钱比在校外辅导班的课时费收入要多,遂决定与现在的校外辅导机构解聘,自己在家中搞直播教学。

事实上,随着这次疫情的催化,面对线上教育平台开出的难以拒绝的薪资数额,很多老师便接受了线上平台的入驻邀请。师资的流失正在从根本上动摇着线下机构复课后的教学品质。

任何危难中,都孕育着机会。疫情之下,教培机构迎来大的变革,也催生新的模式。面对疫情,无论是纯线上还是纯线下,都面临着一定的问题,也都在寻求解决方案。

一种全新的模式也应运而生——线上线下教育相结合的模式。行业内,阿里集团首推的“云招聘”已成功为上海签约十位优秀上海交大毕业生,行业内,考生网推出的线上报考到学习一条龙服务模式,都可以为为业内企业打样做参考。

此刻虽是线下教育的凛冬时刻,但任何时候挑战与机遇并存!

相关推荐

投资写字楼真的不如投资住宅吗?

一直以来,大众心中的“房产”概念和投资去向大多围绕着“住宅”“商铺”等等,住宅价格一路居高不下,一线城市房价更是火爆,各类炒房新闻屡见不鲜,相比之下写字楼要“低调”很多,难道投资写字楼真的不如投资住宅吗?首先写字楼的确有着很高的价值,而最让投资者业主担忧的是写字楼的招租问题,以地段相对较次的写字楼来说,因为位置好的写字楼不用担心招租问题,而且特地好特别差的都属于少数。城市版图,地段就是价值地段对于写字楼的价值衡量非常必要,交通、人流、商贸以及相毗邻的企业平均水准等都是衡量这一区域是否具有增值潜力的具体因素。房产的增值主要来源于土地的增值,城市核心区土地的稀缺性,使得物业增值的空间很大。是否位于城市的核心区,是衡量一幢写字楼的档次和是否具有投资价值的首选要素。目前各大城市市中心的发展都几近饱和状态,一般新建的写字楼都位于非传统的商业区,创痛商务区,公共交通发达,而且也容易叫到出租车,但非传统商业区,一般没有通达的交通,但是其实有很好的解决办法,能够削弱租户和写字楼员工的质疑,那就是设立大巴专车。当租户或是写字楼员工觉得太偏。太远时,有专车接送就能很好的解决问题,并且能建立良好的印象,解决了交通问题。而且贴满写字楼广告的巴士,还可以作为写字楼的另一种广告宣传。但是在互联网信息时代,这样的宣传效果几乎微乎其微,很多开发商都忽视了宣传的重要性,所以很多开发商都无法逃脱“空置期”的折磨而租客网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个问题,租客网实现房源全覆盖推广,保障房源快速出租,写字楼开放商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房屋空置的问题便迎刃而解了。除此之外,租客网还与众多主流大媒体合作,选择与租客网合作,不仅能保证房源快速出租,而且房源的曝光度增大,同时也提高了品牌的知名度。当房源以及品牌得到全面推广,解决掉出租难问题后,租客网还会在租户与开发商之间充当保姆管家的作用,轻松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租金问题以及后续一系列问题都得以轻松解决,彻底摆脱烦恼!写字楼的入驻率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写字楼的价值,所以选择与租客网合作,对于写字楼开发商或业主来说,无疑是提高写字楼价值的最佳选择!

2020年05月20日 11:27

三星电子:1Q20净利润39亿美元 同比下滑3.15%

本篇文章1815字,读完约5分钟2020年4月28日,三星电子发布了该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三星电子第一季度运营利润达到6.4万亿韩元(约合52亿美元),同比增长3.43%;营收达到55.3万亿韩元(约合450亿美元),同比增长5.61%;净利润同比下滑3.15%,降至4.8万亿韩元(约合39亿美元)。三星电子在财报中表示,公司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55.3万亿韩元(约合450亿美元),同比增长5.61%,主要受市场对服务器和移动配件的需求不断增长的推动;环比下滑7.6%,主要是由于显示屏业务和消费电子产品部门的季节性疲软,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部分影响。三星电子第一季度的营业利润为6.4万亿韩元(约合52亿美元),同比增长3.43%,环比减少了0.7万亿韩元。三星电子营业利润的同比增长,得益于移动业务产品组合的改善和公移动OLED客户基础的进一步多样化。在第一季度,外汇波动对三星电子整体运营利润影响不大,因为美元和欧元对韩元走强的积极影响(主要体现在零部件业务上)被主要新兴市场货币的疲软所抵消。按照业务划分,三星电子半导体业务第一季度的营收为17.64万亿韩元(约合143亿美元);营业利润为3.99万亿韩元(约合32.4亿美元)。三星电子第一季度内存业务的收益有所改善,因为主要来自服务器和PC的需求强劲,而来自移动设备的需求保持稳定。随着对主要客户的移动组件供应增加,逻辑芯片业务的利润上升;代工业务利润下降,原因是中国对高性能计算的需求下降。三星显示屏业务第一季度的营收为6.59万亿韩元(约合53.6亿美元),营业亏损为0.29万亿韩元(约合2.4亿美元)。该项业务出现营业亏损,主要受移动显示屏销量下滑的影响。三星电子第一季度移动显示屏销量的下滑,主要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停产,以及季节性疲软。包括手机业务在内的三星电子IT和移动通讯部门第一季度的营收为26万亿韩元(约合211亿美元),营业利润为2.65万亿韩元(约合21.5亿美元)。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第一季度整体市场需求明显下降,三星电子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也有所下降。在此期间,该公司通过改善产品组合、增加5G型号的销售份额和有效利用营销费用,保持了良好的盈利能力。特别是,旗舰智能手机的平均销售价格同比有所增长,原因是GalaxyS20Ultra销量的份额高于预期,以及GalaxyZFlip销量稳定。三星电子家电部门第一季度的营收为10.3万亿韩元(约合83.7亿美元),运营利润为0.45万亿韩元(约合3.7亿美元)。由于疲软的季节性和自3月以来因疫情而出现的全球需求下降,对电视机的需求统计及环比均出现下滑。在包括洗衣机和干衣机在内的高端新产品强劲销售的推动下,数字家电业务与去年相比略有改善。三星电子第一季度的资本支出为7.3万亿韩元(约合59亿美元),其中对半导体业务的研发投入达到6.0万亿韩元,对显示屏业务的研发投入达到0.8万亿韩元。三星电子第一季度的净利润同比下滑3.15%,降至4.8万亿韩元(约合39亿美元)。业绩展望:三星电子在财报中表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时间和影响仍然未知,由新冠疫情驱动的不确定性将在下半年持续存在。该公司计划在短期内专注于优化资源配置,同时继续加强其技术领先地位并开发创新的成套产品。三星电子还指出,展望第二季度,由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预计大多数地区的智能手机需求将大幅下降。该公司预计,随着市场萎缩和商店关闭的影响继续产生直接影响,产品销售和整体业务表现将下降。在市场不确定的情况下,该公司将专注于提高成本效率和加强其在线和B2B渠道。如果生产设施出现任何额外的中断,公司将通过灵活利用其在全球的多样化生产能力来应对。就下半年而言,在不确定因素中,随着制造商努力从上半年的疲软中复苏,市场竞争预计将加剧。随着新的可折叠和笔记型电脑的推出,公司将继续在高端市场提供差异化产品。该公司还计划通过将5G应用扩展到大众市场智能手机来增强产品竞争力,并提高研发、制造、供应、渠道和营销所有领域的运营效率。

2020年04月29日 14:36

与马斯克打口水战,俄罗斯将火箭发射价格下调30%

根据网易科技讯4月14日消息,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的火箭因可多次重复使用,彻底改变了火箭发射行业,大大降低了发射成本。俄罗斯航天局(Roscosmos)为了应对SpaceX在全球市场的急速扩张,宣布将太空发射价格下调30%。俄罗斯航天局局长德米特里·罗戈津(DmitryRogozin)日前炮轰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Musk),指责其在太空发射领域采用“掠夺性定价”策略,挤压竞争对手生存空间。他在推特上写道:“SpaceX并未在太空发射市场上进行诚实竞争,而是利用价格倾销策略,并且未受到任何惩罚。”罗戈津在给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的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个问题。他表示,SpaceX每次发射的市场价格估计为6000万美元,但美国宇航局(NASA)却为此支付了1.5至4倍的资金。为了对抗马斯克的定价策略,俄罗斯将把其太空发射服务的价格削减30%。罗戈津解释称:“为了增加我们在全球市场的份额,我们正在考虑通过降低非制造业成本和提高我们工厂的运营效率,将发射价格降低30%以上。”对此,马斯克回应称:“SpaceX的火箭80%可重复使用,而他们的可重用性为0%,这才是真正的问题。”虽然马斯克的说法得到了航天行业内其他人的响应,然而罗戈津认为,SpaceX的低成本发射策略只有在获得NASA和美国国防部等机构的充足资金支持下才有可能实现。SpaceX正计划在5月份利用猎鹰9号火箭和载人龙飞船将美国宇航员送上国际空间站。今年3月,马斯克曾宣布,SpaceX的载人龙飞船将从2021年开始向国际空间站运送游客。2011年,在NASA决定退役所有航天飞机后,俄罗斯飞船成为人类进入太空的唯一载体。NASA始终依赖俄罗斯将其宇航员运送到国际空间站,每个座位收费7000万美元。

2020年04月15日 23:22